财新传媒
2011年11月29日 08:45

我们在玩网球的时候他在玩别的。

当时是伦敦早晨八点二十,我坐在133路公交车上,在针线街(Threadneedle Street)。一个小时前我出门上班,公交换火车换公交,居然我不感到累;还有十分钟就到公司开始工作,我居然不感到焦躁。我全神贯注地在读手里的书,《富可敌国:对冲基金与新精英的崛起》(More Money Than God: Hedge Funds and the Making of a New Elite)。我正看到第七章。大概二十年前,英格兰银行的二把手正在跟索罗斯的情报头子,在车外盒子一样的大楼里开个短会,讨论对冲基金狙击英镑的情况。两个人至少有一个误判了形势。二十年后,我缺乏足够多的技能判断现在这幢大厦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1月25日 09:00

调情界刘益谦/爱的怯懦

调情界刘益谦/爱的怯懦

履新银监会的尚福林主席在证监会任上结束了中国的庄股时代。不管那个时代有多么不值得纪念,许多人还是以庄股小说的方式纪念它。我想从这些小说里学习怎么调情。中国人的调情水平一般,尚未在这个领域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;而我的调情水平在中国人中又处于中下。我不能自我放弃这个学习提高的机会。

有人担心我这是在缘木求鱼,因为光是金钱就足够刺激了,小说作者没必要再加入爱情和性的成分。似乎确实是这样。在《我做了一回庄》中,唯一的女性角色是一个提着菜刀的大婶:刚刚抢劫她的匪徒没有多余的手拿就把凶器扔在案发现场,于是大婶操起这武器进行追捕。......

阅读全文>>